刘晓民 发表于 2020-3-13 10:14:01

第37章狗人国

第37章狗人国
刘晓民
本文摘自笔者长篇小说《神奇世界》第37章狗人国:
      ……
      玛雅道:“咱们先得找菌爷爷问问,狗人国是个什么样的国家,如果也象神秘山庄那样,咱们就去不成了。”
三人来到菌爷爷住的山洞里,见地鼠人也在洞里,潘多树精道:“菌爷爷,顺风耳与万里眼说《宇宙秘笈》在狗人国。”菌爷爷道:“原来秘笈是在狗人国。”玛雅:“万里眼说那装《宇宙秘笈》的宝盒周围,一些东西象人又象狗,那些东西就是狗人吗?”菌爷爷:“狗人国的居民,当然是狗人了。”地鼠人:“狗人到底是什么东西?它们是怎么来的呢?大狗人生小狗人吗?但是大狗人又是怎么来的呢?”
      菌爷爷道:“在狗人国,最初只有一些野狗,后来野狗发展的多了,食物就极其缺乏了。而在狗人国,有许多果树,有些野狗饿得受不了,便直立起来,吃草丛中那些树上的果子,结果树上的果子就成了野狗们的主要食物。野狗们发觉,在这样直立着吃果子时,能够看得更远,寻找远处的果树时便直立起来,寻找朋友们时也直立起来,寻找水源时也直立起来,结果就形成了直立行走的习惯。直立行走,是野狗转变成狗人的第一步。直立行走,使野狗的两只前爪逐渐解放出来。除了用前爪帮助吃树上的果子,它们还在直立时用两个前爪干其它的事情,包括摘一朵鲜花送给女朋友,结果就使得前爪越来越灵巧,后来就学会了制造简单的工具,比如说把一根树枝做成一根木棒。在森林火灾中,狗人们发觉熟了的东西更好吃,于是保留火种。他们在野狗时代就知道了团伙合作的好处,因而所有的狗人都集中在一起过群居生活。群居对于狗人来说,是划时代的发展。因为群居,使狗人的力量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壮大。因为群居所产生的一系列问题与解决这一系列问题,又使狗人的大脑得到了迅猛的发展。
      “群居的狗人拥有了更聪明的大脑,很多事情都得到了改变。比如说捕获野牛,最初是使用蛮力,然后是挖掘陷阱,将野牛赶到或引到陷阱里。到后来,便是由一个弱小的狗人带了绳索,去圈住二三只牛腿,圈住二三只牛腿后,远处其他的狗人才聚集过来。野牛见来了这么多的狗人,便要跑开些,但直到此时才发觉脚上缚了绳索,不要说是跑,连大步也迈不了了。聚集过来的狗人将绳索束紧,野牛便站立不住,倒地下了。接着狗人们便将未曾圈住的牛脚也圈住,将四只蹄子都束到一起。倒地的野牛此时无论怎样挣扎,都是徙劳的。四只牛脚都束到一起后,狗人们便将野牛弄上车,拉回去。捕获到的野牛,最初是杀掉,吃不完的肉储备着过冬,其次是将牛养到冬天或食物少时再杀掉。有些母牛养着养着生了小牛,于是狗人们便开始了大规模的养牛。有了成群的牛后,狗人们不再挖地,而是用牛耕地。去较远的地方也不再是徙步,而是坐牛车。至于运送木材食物等等,自然都是牛们的事了。
      “对待野牛是如此,对待其它动物也大同小异。比如将捕获到的猴、猿、狒狒养起来,那一种果子成熟了便让它们去采集,供狗人们享用。聚会时则让它们表演节目,供狗人们欣赏。平时则让它们服侍狗人们的生活起居。”
      玛雅道:“宝盒被供奉在狗人国,而万里眼说盒子是打开的,那么,狗人们已得到《宇宙秘笈》了?”菌爷爷:“没有。如果狗人们得到了《宇宙秘笈》,他们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,不说主宰宇宙,至少已经主宰地球了。”玛雅:“那么盒子是空的?”菌爷爷:“这个我不知道。”
      潘多树精:“我要去狗人国,狗人们一定很好玩。”玛雅:“得去狗人国看看,万一他们得到了《宇宙秘笈》,就跟他们学。”
      潘多树精问地鼠人:“你去不去狗人国?”地鼠人说狗人们会咬人,说不定会吃掉你们,都不要去。潘多树精又问水熊,水熊说我要问主人。潘多树精对玛雅道:“我决定跟着你去。”玛雅要她跟灵蛇仙子说一声。潘多树精与水熊便去找灵蛇仙子夫妇。
      过了一会,水熊与潘多树精回到洞里。水熊说主人答应让他去。潘多树精说灵蛇仙子曾去过狗人国,没听说过有什么秘笈,还说狗人国比较落后,完全不象有秘笈的样子,去了也会枉跑,而且灵蛇仙子已要猪斯拉派出几十个山精外出打探《宇宙秘笈》去了。她还问了长命书生,长命书生说,未来人曾告诉他狗人国已经改革,现在不杀生了,可以去看看。现在她仍然决定去狗人国。
      玛雅说不管狗人国到底有没有《宇宙秘笈》,我都要去,查探清楚,我们去找千里眼父子还有顺风耳他们。潘多树精道:“千里眼与顺风耳的驾云速度都慢,万里眼可能会一个人去拿《宇宙秘笈》。咱们得赶紧去狗人国找,看能不能抢在他前面。”
      玛雅寻思自己身上伤重,万一遇到敌人难以对付,到飘渺峰后面长命书生屋内,对灵蛇仙子说自己要去狗人国寻找《宇宙秘笈》,把大猴子与猪斯拉也带去。灵蛇仙子说狗人国不欢迎猴子,建议玛雅只带猪斯拉去。玛雅问为什么。灵蛇仙子说她也不清楚,只是听说过狗人国不欢迎猴子。地鼠人道:“肯定是猴子好动,惹恼了狗。”玛雅寻思既然长命书生说狗人国不杀生,不杀生就没有危险,也就用不着带大猴子去,带着大猴子可能反而会惹事。又寻思猪斯拉的样子太凶,决定只带水熊与潘多树精去。
      玛雅带了水熊与潘多树精,按万里眼那日所指的正西方向,腾云而行。行了整整四天,到第五天早上,玛雅计算路程,应该到了狗人国,但下面却见不到狗人。水熊说下去打听一下,再接着赶路,不要走过头了。
      三人刚落下云头,潘多树精指着左边大叫:“猫跟老鼠在一起了!长命书生说狗人国不杀生,这里就是狗人国。”玛雅按潘多树精所指的方向望过去,只见二只猫正悠然而行,与猫同行的,是一群老鼠,约莫十几只。有只老鼠跑着跑着,经过猫的嘴前时,还跳起来用两只前爪扯一下猫的胡须。
      玛雅心中大奇,往四周扫视,又见身后几只狼在嬉戏。又见二只山羊一边吃草,一边往这边过来了。潘多树精、水熊都看到了狼,三人一齐望着那几只狼,看它们吃不吃山羊。忽见一只梅花鹿往这边跑过来,径直跑到几只嬉闹的狼身边,又从它们中间直接穿过去了。
      玛雅寻思狼不吃梅花鹿与山羊,那它们吃什么?那二只山羊一边吃着草,一边来到了那几只狼的身边,有只小狼跑上前,拦在一只山羊的面前。山羊吃完面前的草,往左边拐了个弯,继续吃草。小狼见山羊不理会它,自觉无趣,便跑开了。潘多树精道:“狼吃什么东西填肚子?”水熊:“它们跟咱们山上的动物一样,都吃草。”潘多树精:“不对,咱们山上吃肉的野兽,因为现在都吃草,个个都是瘦子,但这些狼们个个都是胖子,它们没有吃草。”
      三人继续前行,忽然看见一条大蛇,腹中有几团东西。潘多树精道:“这条蛇吃的象是老鼠之类。”水熊:“对啊,草不会是这么一团一团的,吃的不是老鼠就是青蛙,也可能是小兔子。”
大蛇是从前面一座山上下来的,三人便腾云上去。只见山顶上有一处平地,平地上有老鼠、青蛙、山羊、狼、老虎、野牛等动物,不过绝大多数都是死的。有几条大蛇,正在吞食死鼠死蛙,有几只野狗正在吃一只死了的山羊。玛雅仔细看死了的老鼠与青蛙,个头都非常大,身上都没有伤,看样子都是老死的。
      这时一只老野猪爬上了山顶,它步履蹒跚,看样子爬山耗费了它的力气。野猪挣扎着走到平地中间,轰然倒下,嘴里直喘气。玛雅这才知道,在这里,原本捕食的对象,都是在自然死亡后,才会被吃掉。这样也就用不着掩埋,也不会污染环境。
      山崖边的水熊叫道:“看!看!狗人在那里。”玛雅与潘多树精走到水熊身边,远远望去,看到一些直立行走的狗,身材与人差不多,穿着各种颜色的衣服,有的正在路上走着,有的正在交谈,左边一座山的山坡上,有三个狗人正在砍柴。
      玛雅说去问问他们,看他们知不知道《宇宙秘笈》的事,如果他们会《宇宙秘笈》上的法术,就跟他们学。
      三人腾云驾雾,来到一条道路上。水熊问一个走过来的狗人:“你会不会《宇宙秘笈》上的法术?”狗人睁大眼睛,细细打量三人一番,说道:“非常抱歉,我不会法术。也没听说过《宇宙秘笈》。”
      玛雅:“应该怎么称呼你们呢?”狗人:“听说我们的名字是你们人类叫出来的,你们不是叫我们狗或狗人吗?我们生下来后基本上都是以狗为姓。狗是我们狗人国的国姓。”玛雅:“那一般都是些什么名字呢?”狗人:“我们的名字,比如狗壮、狗宝、狗不同、狗小、狗听话、狗方、狗定。听说我们的文字也是从你们那里学来的。”
      潘多树精道:“其他的狗人知道《宇宙秘笈》吗?”狗人:“应该是不知道,不过你们可去狗人多的地方问一问。”玛雅问狗人多的地方在那里。狗人转身,指着左边稍远处的一条道路,说道:“从那里往山坡那边走,过几里就是集市。”狗人转身的时候,玛雅看到他有尾巴,但非常短。
      三人便到那条道路上,按那个狗人所指的方向走。转过一个山坡,见到一户狗人人家。
      这户狗人的住房前,有只猩猩在站岗。从敞开的房门里,玛雅看到屋内一个狗人四仰八叉地睡在床上,旁边一只猴子正用扇子替那狗人扇风。那狗人用手示意一下,猴子便连忙放下扇子,端来茶,恭恭敬敬地递上去。狗人坐起来,接了,大口喝着茶。
      玛雅说到这户狗人家里去问问,看他们知不知道《宇宙秘笈》。站岗的猩猩见玛雅等人要进屋,口里发出声音来,拦着三人,不让进。猴子听得猩猩发出声音,便出了屋,打量三人一番,又进房通传。
      旁边厨房内走出一个小狗人,看见玛雅他们,好奇地盯着三人看。母狗人从旁边的厨房里出来,牵小狗人的手去洗脸,看到玛雅等人,便站住,也很好奇地盯着看。厨房里的猴子已打好洗脸水,不见狗人们去洗,便把洗脸水端出来,放到小狗人面前。然而母狗人与小狗人仍然在打量玛雅等人,顾不上洗脸,猴子便候着。
      这时到正屋里通传的猴子出了房,示意一下猩猩,猩猩便让开了。三人进到房里,狗人已站起身来,搬了条长凳子,示意三人坐。玛雅与水熊坐下,潘多树精站着。玛雅示意潘多树精也坐下,潘多树精便坐下了。猴子端了个木盘来,盘里有三杯茶。玛雅道了谢,说不渴,水熊也说不渴。潘多树精有些口渴,便端了一杯吃了。
      玛雅问狗人:“请问知不知道一本叫做《宇宙秘笈》的书。”狗人:“没听说过。”又问:“这本书说的是那一方面的呢?”玛雅:“听说这本书道出了宇宙的起源以及宇宙的结局。”狗人:“那这本书一定非常深奥了。”又道:“从这里过去有一个集市,那里的狗人多,你们可以到集市上去问问。”别过狗人,三人出了屋,继续前行。
      行约四五里,来到一处集市上。集市上的狗人非常多。看到玛雅三人的狗人,全都用异样的目光打量着三人,有些狗人还指指点点,悄悄议论。水熊:“它们没见过我们,看稀罕呢!”
      玛雅问面前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狗人,知不知道《宇宙秘笈》。男狗人说不知道。又问一个老狗人,也说不知道。又一连问了三个上了年纪的狗人,都说不知道。玛雅有些失望,但决定还是继续问下去。
      一个老狗人走过来,对玛雅说道:“我听说过《宇宙秘笈》的事。”玛雅大喜,连忙问道:“《宇宙秘笈》在那里呢?”老狗人道:“我不知道《宇宙秘笈》在那里,但是我曾听我们的首领说起过。”玛雅寻思要找《宇宙秘笈》,本来就应该先找首领人物,便要老狗人带自己去找他们的首领。老狗人犹豫片刻,同意了。
      老狗人带着三人,七弯八拐的,在集市上穿行。走了一会,将三人带到一间房间里,盯嘱三人道:“你们坐在这里等,不要出去,省得我回来时找不到你们。”玛雅问要等多久。老狗人说他要去禀报他们的首领,如果首领同意,才能带三人去见首领。
      三人在房子里等了好一会,不见老狗人回来。水熊起身望望外面,说来了好多狗人,看咱们的稀罕呢!潘多树精道:“那我就看他们的稀罕,跟他们对看。”
      水熊忽然说不好,这么多狗人围着我们,我们被包围了。玛雅:“他们很少看到异族人,自然会围观。”水熊说不对,如果是围观,应该有老有小,现在外面的狗人全都是身强力壮的,看样子象是要跟我们打架。玛雅与潘多树精连忙起身。玛雅来到门边,看外面那些狗人的神情,果然有些不正常,而且有些狗人,将双手或一只手放在背后,应当是拿了兵器,立时觉得不妙。
      潘多树精道:“狗人这么多,如果要打架,为什么又不动手,而只是围着呢?”玛雅道:“咱们都到半空中去,万一那老狗人回来了,咱们一样看得见。”
      见三人出来了,外面一个狗人便打个手势,所有的狗人便一齐涌上来,放在背后的手这时都伸到了面前,果然有的拿着绳索,有的持着木棒,有的拿着铁棍。后面一些狗人口里已在叫喊:“抓住他们!抓住他们!不要让他们跑了。”
      潘多树精连忙默念咒语,狗人们的脚步立时缓了,有的说头痛,有的抱着头。那打手势的狗人是首领,他这时拿出一尊佛像来,嘴里念念有词,潘多树精的咒语便失效了。
      潘多树精见情况不妙,立即腾云。玛雅顾不得身上疼痛,奋力推倒扑上来的几个狗人,待水熊也上去了,连忙腾空而起,却见天上许多气球,系着一张大网,潘多树精与水熊都在网里,根本出不去。原来刚才那些狗人围在外面不冲进房,就是等着将这张大网罩好。
      大网往地上压下来,三人便落到地上了,潘多树精与水熊立时被捉住。玛雅虽然身上伤重,仍然打翻了几个狗人,要退到房里去,但房门早就被狗人关了。玛雅往外冲,狗人们一涌而上,捉胳膊扯腿,将玛雅按翻在地,用绳捆了。
      玛雅大声说我们不是坏人。狗人首领说你们不是坏人,是好人,文明人。这时二个狗人推了个四方的,下面有四个滚轮的大木笼过来,三人都被关进了大笼子。四个狗人一齐推着大笼子走,走了二百多米,到集市上一个开阔的地方,停了下来。
      玛雅问你们要怎么处置我们。狗人首领道:“怎么处置——不要着急,马上就知道了。”这时见一个狗人扛来一个大盆,放到地上。又有二个狗人抬来一块门板,接着将门板搁在那大盆上面。稍后又有个狗人拿来个小盆,放在大盆前面。玛雅问你们是要宰杀我们吗?狗人首领道:“你们怎样对待狗,我们就怎样对待你们。”玛雅做乞丐时曾吃过狗,心里有点慌,但又想自己是迫于饥饿,而且吃狗的事狗人们肯定不知道。
      这时一些狗人叫嚷起来,原来笼子里的潘多树精不见了。狗人首领问玛雅,笼子里另外一个到那里去了。玛雅知道潘多树精使了隐身法,但人还在笼子里,说我那朋友会变蜜蜂,早就变成蜜峰飞出去了。
      狗人首领大叫道:“到手的鸭子不要让它跑了,快拿绳子来,把这二个都捆住。”二个狗人拿来绳索,把水熊捆在大笼子的栅栏上,接着又把已绑缚好的玛雅也捆在栅栏上。为防止玛雅与水熊也变蜜蜂跑掉,有四个狗人手里还拿着网兜。
      狗人们都候在大笼子旁,什么也不做,玛雅不知他们搞什么鬼。过了约半小时,一个狗人过来,对狗人首领说水就快烧开了,狗人首领便吩咐动手。
      玛雅听得说水就快烧开了时,立时知道他们真的是要宰杀自己,心里便慌了。二个身材高大的狗人进到笼子里,将玛雅从栅栏上解下来,拖出笼子,一直拖到那大盆前面。
      周围围观的狗人们大喊起来:“杀了他们,吃了他们。”玛雅大叫道:“我们是好人,你们不要滥杀无辜。”水熊在笼子里喊道:“你们狗人国不是不杀生吗?”狗人首领道:“我们狗人国只杀人类,其他任何动物都不杀。”
      玛雅:“为什么只杀人类?”狗人首领道:“因为我们痛恨人类杀戮动物,尤其是痛恨人类宰杀狗。你知道吗,在狗人国,猩猩、猴子、猿、狒狒是最低等的动物,不但要服侍我们的饮食起居,还要照顾其它动物。我们的卫士如果见到你们人类,直接抓捕。”玛雅:“在我们那里,野狗也是杀生的,它们吃弱小的动物。”狗人首领道:“任何动物的杀生,都不及人类的杀生。”玛雅:“这是因为人类已经主宰了地球。”狗人首领:“所有动物的杀生总和,都不及人类杀动物杀得多。在我们看来,人类不仅是狗人的敌人,而且是所有动物的敌人。”
      狗人首领又道:“知道在我们狗人国流传得非常广的一句话吗?”玛雅:“是什么话?”旁边一个狗人大声道:“如果上天再给一次重来的机会,狗的进化一定要超过人类。”狗人首领身边另一个狗人大声道:“那时主宰地球的不再是你们,而是我们。”围观的一个狗人道: “主宰了地球就应该善待所有的动物。”又一个狗人道:“除了人类,所有的动物我们都是平等对待。”狗人首领道:“地球上的物种大约有九百万种左右,它们都可能进化为地球的主宰,也就是说,你们人类成为地球的主宰只有九百万分之一的机会,老天爷把这九百万分之一的机会给了你们人类,可你们人类却不好好的珍惜。”
      这时一个狗人走过来,对狗人首领道:“水已经烧开了。”又过来四个个强壮的狗人,与押着玛雅的那二个狗人一齐动手,把玛雅按翻在门板上。见绑缚着的玛雅被牢牢按在门板上不能动弹,有些围观的狗人便聚拢过来,挨近了看。
      拿来小盆的那个狗人,这时走近玛雅,将小盆挪到玛雅的喉咙下面,准备接血。玛雅非常焦急,寻思潘多树精在狗人拖自己出笼子时应该已经走脱,可为何还不来救自己呢?看到自己被围得里三层外三层,忽地明白,就算是潘多树精逃出了笼子,也根本近不了身。
      围观的一个狗人问:“不是说要剥皮吗?”另一个狗人回答说要杀了以后才剥皮。接着又一个狗人说杀了以后还要用开水烫,烫过了才剥皮。又一个狗人说他身上这么多衣服,怎么烫啊?
      狗屠夫这时才反应过来,说把衣服先扒掉。按住玛雅的六个狗人一起动手,脱衣的脱衣,扯裤的扯裤,但衣裤有绳索绑着,玛雅又拼命动弹,那里脱得下来。狗屠夫对狗人首领说他的衣裤脱不下来。狗人首领怒道:“不会杀了再脱吗!”狗屠夫便拿了刀过来。玛雅大叫着说可以先脱,可以先脱掉,不再挣扎。狗屠夫用刀划烂玛雅的衣裤,按着玛雅的六个狗人便隔着绳子扯掉了玛雅的裤子,又扯去衣服。只剩下短裤了,于是又脱短裤,玛雅又拼命挣扎。狗人首领说可以了,那六个狗人便没有再脱了,复又将玛雅紧紧按住。
      玛雅的头原本是朝下,这时过来一个狗人,揪住玛雅脑后的头发,将玛雅的头扭转过来,侧按在门板上,这样喉咙就露出来了。玛雅快崩溃了,但一时之间又想不出办法来,看到狗屠夫在那里将两臂的袖子卷起来。
      围观的一个狗人道:“我要吃大腿。”又一个狗人道:“我也要吃大腿。”另一个狗人道:“大腿好吃吗,为什么你们都要吃大腿呢?”后一个说吃大腿的狗人道:“我也不知道大腿好不好吃,但人类吃我们时,都是争着要吃大腿,想必大腿很好吃。”狗人首领道:“人肉的味道应该各处都差不多,他们吃我们时,争着要吃大腿,是因为大腿上的肉多。”
      此时狗屠夫已挽好两臂的袖子,走过来,见玛雅的脸紧贴着门板,挥挥手,揪住玛雅脑后头发的狗人便把手放开了。狗屠夫抓住玛雅脑后的头发,用力一扯,玛雅的头向后仰,喉咙便凸出来了。原本揪住玛雅脑后头发的狗人,这时便伸出双手,一手按住玛雅的头,一手揪住玛雅脑后的头发,将玛雅的头紧按在门板上。狗屠夫放开手后,便拿起刀来,瞅定了玛雅凸起的喉咙。
      玛雅已浑身汗透,忽地瞧见刀上有点锈,急忙大叫道:“刀太锈了,这么锈的刀,怎么割肉啊!”狗屠夫连忙看自己手里的刀,刀刃上果然有一点锈。狗人首领也看到了,大怒道:“通知你这么久了,难道你连刀都没有磨吗?用锈了的刀割肉,吃了能放心吗?”
      狗屠夫慌了,连忙说我现在就磨现在就磨,便在四周找磨刀石。找了一会,有个狗人已找到一块,递了过来。狗屠夫接过,见周围没地方放,便将磨刀石放在玛雅的头前。此时已有狗人用瓜瓢舀了水过来,狗屠夫浇些水在磨刀石上,嚓嚓嚓地磨起刀来。那刀就在玛雅面前,刀刃就在玛雅的鼻子底下,玛雅的鼻子尖能够感受到刀风。听到磨刀的第一声嚓声,玛雅全身就起了鸡皮疙瘩,嚓嚓嚓几声过后,玛雅的头皮已完全发麻,头发已一根一根的全都竖起来了。玛雅尽量缩着头,因为刀刃就在喉咙前,磨刀时如果一不小心,刀刃就从喉咙上划过去了。
      这时一个狗人走过来,对狗人首领道:“开水本来已经烧好了的,但不知怎么锅就坏了,水全漏了,把柴火都熄灭了。”狗人首领道:“这种事也来跟我说,不会找锅另烧吗,不会去别家烧吗。”来报告的狗人连忙走了。
      磨了好一会,刀磨好了,狗屠夫捡起地上的,在玛雅身上扯落的一点点儿细长碎布条,放在刀口上,鼓起腮帮子用力一吹,那小布条立时断了。按玛雅头颅的那个狗人,这时又将玛雅脑后的头发用力一扯,玛雅的喉咙又完全凸出来了。狗屠夫又瞅定玛雅的喉咙,握紧尖刀,眼看就要猛地一下子捅过来。
      玛雅大叫道:“搞错了,搞错了,人类从来没有这样对待狗,杀狗不是这样杀的!”玛雅此时已全身发软,见狗屠夫拿刀的手缓了一缓,又挣着急忙叫道:“你们有谁见过人类这样杀狗吗?你们刚才不是说‘你们怎样对待狗,我们就怎样对待你们’吗?”
      玛雅身前一个年老的狗人道:“我想起来了,确实是搞错了,人类杀狗不是这样的,这样杀好象是杀猪。”狗人首领道:“人类是怎样对待狗,我们也就怎样对待人类。”于是亲自指挥,要狗人取来一个二米多高的三腿木架子,又要狗人拿来铁钩,将铁钩上端挂在架子上,铁钩下面放个木盆,盆里倒入热腾腾的水。
      狗屠夫问这是开水吗?倒水的狗人说不是,这是掺了冷水的开水,给他开膛后把他洗干净。狗屠夫用手指在水里探一探。倒水的狗人问还要掺冷水吗?狗屠夫说不用掺了,水温合适。
      原本按住玛雅的六个狗人把玛雅拖到锋利的铁钩前,眼看就要挂玛雅的下巴。玛雅万念俱灰,寻思若是一下挂穿下巴,尖钩子直接刺入脑子里面,立时死了也就罢了,可看那尖钩的长度不够,很明显只能挂穿下巴,尖钩不能深入脑子,自己只能活活地痛死。
      四个狗人把玛雅举起来,另一个狗人将铁钩子放到玛雅的下巴下面,只要四个狗人一松手,铁钩子就会一下刺到玛雅的下巴里面去。玛雅急得大叫,说人类挂狗不是挂下巴,是挂嘴巴,挂错了!挂错了!
      五个狗人都望着狗人首领。狗人首领想了一想,说记不清了,好象是挂嘴巴,然后从嘴巴处开始剥皮,又道:“挂嘴巴就挂嘴巴吧!”
      举着玛雅的四个狗人将玛雅的身子放下了一点儿,拿铁钩子的狗人便将铁钩子移到玛雅的嘴巴前面,要将铁钩子挂到玛雅的嘴巴里面去,见玛雅紧闭着嘴巴,便要他张嘴。玛雅不肯张嘴。拿铁钩子的狗人说你不张嘴我就挂你的下巴。于是四个狗人把玛雅又举高了一点儿,拿铁钩子的狗人又将铁钩子移到玛雅的下巴下面。
      玛雅急得大叫:“钩子上有锈,这样挂会有破伤风的,难道你们要吃有破伤风的肉吗!”拿铁钩子的狗人看看钩子,钩子是新的,上面没一丁点儿锈,而且钩子非常锋利。
      这时狗人首领在发怒:“磨蹭到什么时候,没看到大伙都在等肉吃吗?生了锈也给我挂,钩子是钝的也直接给我挂!”
      玛雅拼命挣扎,但拿钩子的狗人还是将钩子放到了下巴下面。玛雅急得大叫:“人类没有挂过活狗,都是打死后才挂,挂活的会挣扎,不好剥皮,难道不是这样吗?”接着又拼命的挣扎。
      五个狗人又望着狗人首领。狗人首领搔搔头,说:“说的有道理,挂活的的确不好剥皮,应该是打死以后才挂到钩子上去。”围观的一个狗人道:“就是要活剥,这样才新鲜,难道你们都忘了人类的残暴吗?”
      ……
      作者简介:已在网上发表奇异的世界,《成长》第一部;《神奇世界》已在网上刊发第6章星系运行,第28章宇宙秘笈,第30章夜探神秘山庄,以后会刊发第38章设计人国在人造地球上上篇,第39章设计人国在人造地球上中篇,第40章设计人国在人造地球上下篇,第44章外星人侵略水族,第45章消灭瘟疫与改革,第9章凡人怎样修炼成神仙,第46章,第47章,第1章,第7章……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2020年1月2日

小雪 发表于 2020-3-13 10:44:22


楼主发贴辛苦了,谢谢楼主分享!{:4_371:}

云卷云舒 发表于 2020-3-15 09:20:42

又读到新章节了!感谢您的精彩分享。{:4_371:}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第37章狗人国